当前您的位置:济南网站优化 > 新闻资讯 > 站在时间的尺度上做SEO

站在时间的尺度上做SEO

  • 文章来源:网站关键词排名优化
  • 文章作者:企业网站排名优化
  • 2019-09-05

  • 72

文章来源: 我是师北宸 微信公众号
上周三中午和戚泽明老师一起午饭,下午回到办公室。高洁跟我说,最近她看了一本书,推荐我看。把书拿过来一看:《超级符号原理》。她说这本书谈到的「文化母体」让她很受启发。很巧,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听戚泽明老师谈到了「文化母体」,在营销领域,国外有科特勒营销理论和定位理论,华与华自成流派,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体系。
短短两小时内,连续两次听到「文化母体」,留意了起来,然后用失眠的两个晚上读完。读完之后我就推荐给团队内部,还有训练营的助教和运营负责人。
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,这一句话是:
这是一个特别好的产品的样子。简洁、清晰、明确,没有冗余。
我很早就买过华与华的《超级符号就是超级创意》,读完《超级符号原理》之后我再找《超级符号就是超级创意》来看,对比完之后更能显示出《超级符号原理》的精彩。我去网上搜了一下《超级符号就是超级创意》的出版时间:2013-11-22;《超级符号原理》的出版时间:2019-5-15。前后相隔五年半。
这两本书核心内容相似,但是能看到华与华方法论在逐渐凝练。去掉所有冗余,保留精华。
这本书分四章:文化母体、购买理由、超级符号和货架思维。华与华从事的是战略营销咨询,这四个模块解决了一个品牌从哪里来(文化母体)、人们为什么买(购买理由和超级符号)、以及在消费者面前如何呈现(货架思维)这三大问题。
seo关键词优化案例
几个月前我看梁冬对蔡志忠的访谈,节目中梁冬特别好奇问蔡志忠:
你是如何做到把自己名字刻在少林寺门前的?
蔡志忠的回答很有智慧,也很值得令人回味,他说:
我不过是把自己的名字附着在伟大旁边而已。
什么意思呢?蔡志忠是一位漫画家,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等诸子百家的作品都被他用漫画画了一遍。他为什么这么做呢?当年他辞掉工作,只身一人去日本,准备投入余生去做一位最好的漫画家。日本有最好的画漫画的土壤。
在日本逛书店时他就在想:我要如何才能让自己的漫画陈列在最受欢迎的书架上?他看到日本书店门口摆放着《道德经》,然后他开始琢磨:一个中国人,解读老庄,摆在日本的书架上,一定会更有说服力。日本有那么多出色的漫画家,但是如果一个日本人去画老庄,显然没有中国人有优势。而如果中国人去画日本人的漫画,也是拿自己的短板去碰人家的长板。
于是,他一个人在日本呆了四年,四年期间出版了四五十本漫画。
诸子百家和少林寺,就是蔡志忠的「文化母体」。他有原创吗?有。他的漫画是原创。但他画的内容全都是原创吗?不是。他的内容基调,来自两千多年前各位思想家的智慧。为什么他的名字能刻在少林寺门口?因为少林寺的漫画是他画的,而漫画作者需要署名啊,所以那是少林寺漫画的署名。
「文化母体有它约定俗成的时间、仪式、道具,特点是不可抗拒、必然发生,发生的形式是集体无意识、自发卷入。」你看到它、听到它,就会自然卷入。比如春节,到了春节就要放鞭炮、拜年、发红包。微信红包为什么传播如此快,让微信在短短三四年的时间做到了支付宝十几年才做到的体量?就是因为这款产品寄生在「过年要发红包」这个文化母体。
中国人的集体潜意识,流淌着「过年要发红包」的血液。不需要说服,不需要教育。尤其是在广东地区,红包文化更加盛行,马化腾每年都会在第一天上班给腾讯员工发红包。这样的土壤孕育出了这样的主意。
这么一讲完,你可能会觉得:哦,文化母体,好像是和文化习俗差不多?的确是这样。我的理解是,华与华用「文化母体」这一个词,将「自然规律」、「社会规律」和「文化规律」这几个词一并给概括了。要让产品自然而然进入消费者心智,必须顺其自然。《道德经》里讲:「人法地、地法天、天法道、道法自然」,这里的道就是自然,自然就是道。
文化母体的特点是:以前存在过多少年,以后还将延续多少年。它可以帮你从一个更大的时间尺度去看,你所做的事情有多持久的生命力、以及有多厚重的生命力。请注意,这是两个维度。一个是长度,一个是深度。
《黑天鹅》的作者塔勒布在谈到他如何选书时,有谈到过一个选择:查一查这本书存在了多少年。存在时间越久,被时间选择留下来的,更值得读;如果是三五年前刚出版,但在市面上又很火,那不一定会选择。华与华提到一个原则:创新的前提是守旧。按照华与华的原则,塔勒布的选书标准非常符合文化母体论。蔡志忠的漫画,也是基于一个强大的文化母体而产生。
前一段时间我在团队内部说过一句话:那些盯着京东当当或百度做SEO的太短视,消费者买完要是觉得你的书或产品不好,随后就不会再买,而且口碑会变差。后来和做出版的朋友聊,从市场的角度也得到了一些印证。聊完之后,我发了一条朋友圈:
朋友在做图书经纪,近期连续跑了多家出版社,从出版社了解到的一个趋势是,纯粹靠流量和IP去出书、推书的方式出版社已经越来越谨慎,而对好内容的权重加大。刚开始因为IP去出书,前面三五个月好卖,之后却会有很强的反弹:突然就卖不动了,书商开始退货。这让出版社很痛。
一直坚信,好产品自己会走路,产品不好去营销最后只能适得其反。我之前纠结过、摇摆过,幸好行动上从未动走偏过,不过纠结和摇摆依然是消耗。现在更加坚定目前的方向和节奏。
还是那句话,所有人都去网络推广营销、都去流通,总会回归一个问题:好产品从哪里来?生意人都不会做产品,他们都需要找到好产品。
蔡志忠先生的策略,用谦卑和雅致的话讲就如他自己所说「我不过是把自己的名字附着在伟大旁边而已」;用不好听的话就是……「傍大款」、「蹭IP」。这里的区别在于,高级蹭和低级蹭。用工匠精神打造产品,是高级蹭;纯粹用SEO去做,那就是低级蹭。对优质文化母体只有消耗,而不是投资。
前一段时间我自己也冒出来过一个想法:
我要站在时间的尺度上做SEO。
什么意思呢?我设想中一把钥匙推出的产品,应该具有穿透时间的力量。一篇文章,要按照十年不过时来写;一门课、一本书,要按照三十年、五十年依然有生命力的维度去设计。其实我推出的核心产品并不多,一门在线课、一门线下课。写作课,其实从四年前就开始在讲了。如果要按全身心投入课程设计和打磨,是从两年前开始。从市场周期角度来看,知识付费也就两三年。这个周期过完,很多两三年前入场的人会开始离场——获客越来越贵,转化率越来越低,消费者判断和品味会迅速被拉高,没有准备好长期提升硬实力的,会去其它市场找红利。
好,再拉回到文化母体这个话题上来。基业长青的品牌,要找到自己从哪个母体中来,继而回到母体中去,然后成为母体的一部分,最后壮大母体。我希望打造的品牌,是要站在时间的尺度上做SEO。几个月前蔡志忠先生的「把自己的名字附着在伟大旁边」对我是一个极大的启示,而华与华的「文化母体」论,则让我更加深入去思考,我们品牌所依附的母体究竟是什么?
过去大半年,我产生过一些想法。比如可以花两三年时间,把《原则》或《穷查理宝典》深入解读,我看到有很多人买了回去,要读完一章都很有困难。一方面作为学习,这些书都有深入研读的必要;另一方面,站在时间的尺度去做SEO,这或许也是很好的「母体」。
不过后来我打消了这个念想。从「文化母体」来看,这两本书太西化了。我之前与合作方合作时认识了一位朋友,她在表达自己观点和情绪时非常直接,但问题是在公司中格格不入。第一次见面问起问题来就非常直接和犀利,让人很有压力。后来了解到,她非常喜欢在国外留学的日子,而且大部分都是外国人朋友,因为交流起来没有障碍。她非常喜欢《原则》,很希望能在国内碰到像桥水基金一样的公司。但…这太难了。
几千年积攒下来的集体潜意识,不是一本书、两本书可以改变的。《原则》作者瑞·达利欧说,进化会奖励遵循自然法则的生物。适应性强的物种,才能在自然选择中存活下来。这也就是老子所说的,道法自然罢。
作者:师北宸,「一把钥匙」创始人,「师北宸写作训练营」创办人。